从技术的角度做管理

我的这十年

我的照片

十年前我第一天上班,这可转眼就十年了,十年不长不短。
趁我还有记忆,赶紧记录下这我的这十年。

第一年工作之前……

还在学校的时候听到太多上学无用论,特别是大学,在学校学习的知识和出社会参加工作所需要的知识无论是体系、还是结构、还是深度都是差距巨大的。正因为此,在学校的时候偷偷拿了学费去搞了个软件培训(NIIT),去学习些真正有用的东西,在培训的过程中认识了些人,也确实学到了些东西,我的学长讲的关于面向对象的理解至今记忆犹新,“把面向对象想象成一个门和一只手,门上有一个方法叫【打开门】,手上有一个方法叫【开门】,这样当需要打开门的时候就调用手上的【开门】方法去调用门上的【打开门】这个方法完成整个过程。”

第一年,初出茅庐……

从我第一份工作说起吧,记得那是在西安的莲湖公园边上的一家公司,似乎是某国有企业的楼,我们的办公场所在顶楼,顶楼的意思是,电梯不能直达,还要多走一层楼才能到。

那是一个小公司,小小的软件公司(一个老板、一个投资人、一个行政、一个我),小公司意味着什么都要做,做的事情八竿子打不着,老板本身是软件工程师自己创业滴,他很懂Delphi和Delphi相关的项目就亲自搞了;我在培训学校里学习了JAVA和ASP的一点点皮毛,和这些有关的都我搞;期间还见到一个搞.net的哥们(似乎是项目外包的的形式),搞了一个小站点用来做下岗职工的一个展示,这个小东西还让市委领导来看过,俺还因为这个事儿专门买了件¥20的衬衫。

记得那时候办公室就是热,好像周六也要去上班,但是做的事儿真不多,只得自己看看书,学习学习。

在这家公司第一个月薪水¥255,因为月薪¥500而没做够1个月,又因为250这个数字不好看,老板给我加了¥5。

三个月后离开了,离开的理由是要去旅游,我实在找不到继续待下去的办法了,东西没学到,时间荒废了,我知道我是操作流,需要边做边学。

在回家受尽两个礼拜的白眼(老爹、老妈来回的叨叨,说什么人家都在工作就你在家待着,以后没有前途怎样怎样的)后,找了一个做硬件的公司,一个做背投彩电(现在应该看不到这样的电视产品了)的公司,基本是用一个超级芯片—UOC III(飞利浦出品)来集成电视。加入这家公司后只做了一件事,翻译了UOC III这个芯片的46个针脚都在干什么,怎么用。把这46个针脚当作接口,效果是一样的。这份工作做了3个月,刚好公司要【迁都】上海,俺也完成了阶段性任务(翻译完了文档),最后我选择留在西安,那时候认为自己什么实力都没有去上海就是找死,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又回家遭受两个礼拜的白眼,一朋友(林栋)推荐我去了他当时所在的公司,一卖发送短信平台的小小软件公司,老板自己出了10W,不知又从哪里弄了10W,开了一公司,那会儿发短信对于企业来讲有需求,却不知道怎么做,于是诞生了一堆堆这样的公司,当时公司就是靠着西电的两个研究生做了个短信平台(外包形式)。到公司的第一天就去学习短信平台的安装调试(去西电宿舍),第二天就去太原出差了,那时候我连短信平台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踏上开往太原的火车了,记得当时系统的架构是Java+Oracle9+RH9,在到达太原后,一切都从不顺利开始,JDK装不上->版本不对->Oracle装不上->数据结构有问题,一切都搞定已经是一周以后了,在客户现场客户炙热的眼神盯在身上真是不舒服啊。一周后,有些功能不符合客户要求,特别是管理功能的缺失,临时搬救兵—袁哥(袁涌耀),来到太原带着我搞了二周搞定了。我们一起渡过了在外地的第一个圣诞节,大晚上跑到KFC喝咖啡(舌头还被烫了)。

第二年,迷迷茫茫

在短信公司后期(准确的说是太原回来后),开始研发公司的新产品—WAP网站,那时候已经有不少的WAP站了,如:空中网,深入了研究了WAP的协议、标准,1.x、2.0……这段时间的积累为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好的基础。后期做了个什么什么网站不记得了,似乎是没真正上线,虽然硬件设备、机房、网络都准备好了。

在经历了8个月左右又遭受了两周的白眼后,在QQ群里认识了李浩,来到了艾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司,第一个让我想服务一辈子的公司。在公司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就着上一家公司学习的WAP知识在这家公司站稳脚跟,公司刚好要做个WAP的业务,现在也不记得是什么业务了。

之后,又学着做短信、彩信,学习SQL Server的存储过程,学习ASP,虽然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做的事情又是要喷一脸血,不过人嘛总是在历练中成长。

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该是这这个时期2005-2006我们想搞一个类似Twitter一样的东东出来,就是用短信来做Web2.0的事儿,集众智来完成一部小说,当时所有的设计都做完了(N次头脑风暴,也是在这个公司才知道头脑风暴这个词),即将进入开发,发现我们公司只有西安地区的短信发送牌照,又去通过这样一个项目去撬动运营商给我们发全网全国牌照,期间只有艰辛。

两年后,我发觉我的技术水平提高非常有限,也不想要再继续荒废下去,毅然决然选择离开这个我非常喜欢的公司(公司的氛围、人情味)。

第四年,动荡

从艾派出来,找了另一个小公司,似乎是做外包的,打了2周零工觉得这里能让我提升的太有限,闪了,甚至已经忘记那个公司叫什么名字了。。。

紧接着进入了深圳天源迪科在西安的分公司,准确的说应该是办事处,因为办公场所是木有的,技术人员都在电信大厦里面驻场,公司在家属区里租住了一个三室,里面住着经理和行政(兼人力)。

自打来到这公司起,我就和我的直接主管不对火,他是一个比我年龄大10岁以上的人,看穿著就不是一类人,他的生活该是规规矩矩,行得正坐的端吧。以那时的我来看,不对火就不对火了,工作归工作,先把活干了再说。

说实话也分不清他到底有没有给我穿小鞋,我认为给我更多的工作是对我的奖励,我想要做更多,学更多。
只是,很不爽的是,我提出的建议基本没有被他采纳过,甚至有些时候都是打压,所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暴动,可能是因为招个人不容易吧,他把我送到深圳去和总部一起开发项目,眼不见为净。

通过两次飞往深圳的几个月,真正学习到很多,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那么久,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硬挺了几个月,真是血与火的洗礼啊,经过这么一搞,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也坚定了我要出去看看的信念。
从深圳回来后,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职了,因为我知道这里不属于我。而我天天在网上找工作,想出去,想出去,是我心里的声音。

无奈世事没有那么顺利,在我没找到下家的情况下,我失业了,紧接着找了一个在国企体制的大公司。
记不到名字了 记得名字是西安协同时光软件有限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给我非常大的印象是,带我的组长是我师兄(NIIT),和我一起飞到杭州的还有两个,一个早我一步离开,一个还在吧应该。这个公司很奇葩的是,晚上基本不具备加班的条件17:30下班,18:30就锁门啦~~~就锁门啦~~~国企就是好(ren)啊(xing)。

在这个国企也还是有留下点东西,来公司三个礼拜没有什么活干,就是天天和各种领导开会(当然啦我不是主角),研究这个项目可以做,那个也可以做,一时间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能做,只是到最后都没能落地。从第三个礼拜开始好像是做个什么管理型的小项目,那时候我的主管(就是那个师兄)就给我讲慢慢做,不用急,做好就行,我在想他大概是想试试我到底有几斤几两。当时,我在想我一定要一鸣惊人,让他们看看我还是有实力的,还是hold住的。用了3天时间做完了原定需要2周搞定的工作,拿给学长看的时候也没出什么问题,接下来的几天我就着手把那个项目的结构重构掉了。借着那个项目当时用还不怎么流行的ssh搭建了一个快速框架,解决了一点点通用性问题。形成了一个自己的东西,现在已经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应该还是放在google code上面吧,应该很多人都访问不到了呢,从那个公司离职后的2年时间,后续接手我那个小东西的人还时不时会和我聊聊那个东西的未来发展路径,虽然我的心思也已经不在哪儿了。

也还是在这家公司的时候遇到了支付宝来西安面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个猎头莫名其妙的给我打个电话说可以去试试看,我想试试就试试,又不会掉块肉嘛,至此开启了我人生新的篇章。

第五年、雏鹰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傻好天真,确认加入支付宝前和家里人反复交流,从职业生涯、从生活、从一切去说明我的想法,费了太多的口舌,思考了太多的可能性,毕竟那时候在西安,什么都是现成的,有稳定(还算稳定吧)的工作,有老婆、有房子,一切都看似一帆风顺,只是在我自己心中,我深深的感觉我离我想要的自己还很远,那时候我常说我是注定要干点大事儿的人,不可以这样浑浑噩噩(还真是浑浑噩噩了好几年呢),要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怀着满心期待,踏上了飞往杭州的飞机(虽然支付宝只是给报销火车票😓),开启了人生新的旅程,去挑战未知的世界。

那时候的我还是小孩心境,认为自己在技术这一块还是不错的,至少之前的几个公司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挑战,觉得自己去支付宝(一个只有几个页面的小东西)一定能大展拳脚,甚至重构整个支付宝(至于如何重构,重构些什么都没想过),哈哈哈。

去支付宝之前在互联网上找了很长时间关于支付宝的新闻和消息,只是那个时间说淘宝,说阿里巴巴的很多,对于支付宝的报道只有只言片语。 那时候的技术圈比较知名的有冯大辉和程立,特别是程立的一篇关于SOA的PPT,前世今生、从理论到实际的一部圣经,用支付宝业务作为背景阐述的极其详尽,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去之前就想着要以他为榜样作为我未来的规划。

去报道的第一天,HR mm知道了我这个小愿望,就拉着我去那时候他们闭关的”镇远镖局”(支付宝内部的一个会议室,那时候用来封闭开发项目),开发的就是后来有很多故事的双峰插云,也因为我后来加入的组织,和这个项目有了不少的关联。

说起与支付宝的故事大概要说个三天三夜吧,那是一段太太宝贵的经历和感受,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虽说不上浩浩荡荡,也算是偶有波澜吧,且按下不表,后面专门开个话题来讲吧。

这一年,从年初正式加盟双峰插云二期-双龙吐翠,经历了支付核心和清算核心在支付宝奠定历史位置的一个项目,经历了统一收银台的革命,经历了和整个支付宝最NB的人共事的机会,那时候回家休息是奢侈的,多与这些人打交道才是正路啊。

项目后,我正式从资金结算组调到支付核心组,从一对对的凭证啊、结转啊、调拨啊,这样完全会搞混的动作里解放出来,去做了核心系统,核心系统中资金线的门户-支付核心,掌管着上下游的系统服务编排。

哦,还要说一点点,在结算组做了一个很有趣也很有意义的事儿,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事儿让我真的有机会去做核心系统吧。在做结算业务的时候(其实和后台管理差不多的东西),我发现在操作员选择渠道(支付渠道,支付宝的重要资源)的时候选择方式都特别的可怕,因为支付宝在行业内是当之无愧的大佬(当然不算银联这样的私生子),以接入了大量的直连渠道(就是支付宝和银行直接连接,专有名词-银企直连,从银行的角度其他与它连接的都是企业。嗯,我该专门写一篇关于行业名词解释的东东了呢。),所以对于渠道的管理、选择就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因为渠道的类型多,银行也多,造成选择渠道异常困难,经常需要一张超大的表格来现实,如:在一个页面上,有好几个tab页,每个tab页分为不同的渠道类型,每个类型下又有一堆堆的银行,看起来密密麻麻的。根据调研,主流的银行的简称,如:cmb(招商银行)、ccb(建设银行)结算的MM都还是记得住的,个别的地方性银行,城商行名字简称难以记住,但是中文一半都能记住,所以我参考Google Suggest开发了一个简单的搜索框,用于选择渠道,只要结算MM在搜索框中输入简单的几个英文字母(查中文输入拼音首字母)即可查到想要的银行,即可选择。后来,据说因为一个MM使用了我这个功能觉得超赞,竟然让我把站内的所有后台全部搞掉。。。。也算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干吧,不过从这个有趣的事情里面,我发现了即使是做后台管理这样 让很多人觉得无趣的事情,也还是可以有各种挑战和创新的,用后来程立的一句话来说”把一件事做到极致”,那种成就感是真正让我身心愉悦的。

第六年、蜕变

这一年的年初,和我一起从西安过来支付宝的同事(我们一直一起租房子)选择了离职,回西安的中兴去了,选择了一个他认为更适合他发挥的地方,而后支付核心的组长抽调去了一个历史性的大项目,他是点名制,必须去,没有借口且没有太多的交接时间;这一年我的直接主管也基本都不出现在工位上,用他的话说他去干大事儿去了,干整个公司的大事儿去了。我基本是没人管(没人带)的状况,一切都是靠自己,死磨硬泡,如果说之前的一年还有机会偷偷懒,这一年的我就是被历史选中、被历史的车轮推着我进步,我印象中这一年好像没见过下班的太阳(因为在支付宝是晚上八点去打篮球),基本没有十一点前回过家,最惨的几个月都是一点钟才能走,那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我在支付宝情绪最稳定,最peace的一段时间,完全没有胡思乱想,完全没有抱怨,也许是我每天满到没功夫去胡思乱想,抱怨也只能说给自己听,到七、八月份实在顶不住了,老大二话不说扔给我三个人,两个近卫军(刚毕业),一个完全没有这行业经验的老人,到十月份又再次崩溃,三个新人这不是帮我减负,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啊。后续对工作,对团队做了一些调整,索性那个大环境比较好,这个哥们也超级给力,快速的学习系统和业务,逐渐可以接手了。到年底来了一个超级恐怖的大项目-支付宝核心系统数据库水平拆分。就是拿支付和清算两个最新最稳定的核心系统开刀啊。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对DAL层分片组件TDDL进行研究,同时在业务上规避分库分表后给系统带来的问题,发现我们在流水号的编排上会出现问题,在外围调用支付核心的地方会出现改造的困难,再一次我们决定自己上,又是一次全站系统梳理,改造几十个子系统,作为项目的主系分,我认为我做到了一切,不曾想到最后还是出现纰漏了,不过那都是明年的事儿了。

这一年我还在支付宝实践的敏捷开发,帮助支付宝梳理出适合支付宝的敏捷开发流程,同时在核心组实施敏捷流程,为其他产品线讲解敏捷,外出学习敏捷开发,认识了一堆堆关于敏捷这个事儿走到一起的人,直至今日仍对敏捷不死心,仍坚持认为敏捷是好东西。

这一年我加入了支付宝的质量保证和流程控制的官方委员会,作为开发代表加入SEPG,为优化支付宝的流程,优化质量控制尽了自己的一份力。

这一年我送走了一起从西安来支付宝的两位兄弟,送走了关系最好的一个哥们,送走了我推荐入职的哥们。
这一年我成为了支付宝篮球队的队长。

这一年分了一点点期权,升了一级,但我认为都是我应得的,并不兴奋。

也正是因为这样吧,衮爷才被大家越叫越多,甚至老苗都拿这个来消遣我。

第七年、伤离

年初过年回家举行了婚礼,确定了宝宝的孕育,公司第一次评选优秀子系统我负责的子系统获选(奖金2W),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这本该是一个顺风顺水的一年。

可是,年初回来就因为一个线上故障和上海的团队干了一架,最后把事情闹到两个大部门去了,我为SQA出具了我认为的证据,回过头想想还是我的工作不够仔细造成的故障。

大项目分库分表又因为在流水号的定义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故障资损了几百块,虽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意义重大的项目,99%的成功,就因为那1%的资损而前功尽弃。

后续有因为改别人的代码,因为出现代码冲突,对方没有确认,未能review 又和另外一部门干了一架。
老婆那边又一天天都在变化。

我心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变化了吧,我淡定不下来,冷静不下来,人浮于事,天天都是胡思乱想。

终于我崩溃了,我竟然找不到一个离开的理由,只是知道我该离开了。离开了去哪里?我真的没有认真的想过,也没法静下来想吧。最后的最后我给许寄说”在支付宝我再升两级才到你许寄的级别,看看你一天苦哈哈的样子,那不是我想要的,再说了现在我还要像另一个P7汇报,这也不是我要的”。

糊里糊涂的去了麦包包-一个全面像阿里学习的学徒,只能说学了个神似,型差得远,也好,我在那里的半年,欲望少了很多,人也纯粹了许多,每天都是想着踢球,想着做一个产品,想着怎么玩的好,回到了刚刚工作的那一年的状况,真的很舒服,只是公司技术体系的斗争和发展让我这样一个该做点大事儿的人受不了,后面又糊里糊涂的去了上海。

这一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经历了从一边倒的好,到一边倒的差,也算是重新洗涤了心灵,对于工作和追求有了更准确的定义。

第八年、蛰伏

这一年在上海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失败,一个看似暴发户的老板,一个完全不懂电商的公司,所有的行事方式都是土里土气的。

虽说不太看好这样一个业务,仍然尽心尽力去做,休息了半年把自己重又紧张起来,


题图:我的照片

Peigen Lee wechat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培根的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