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

经历了之前一年大风大浪的洗礼,尝过在波峰的得意、波谷的失落,有过纠结,有过落寞,还好,最后还是过来了。

新的一年,从痛苦开始(续前一篇的重感冒),到过年那段时间的易房保,怕是在易极付写过最多的代码就是易房保了吧,虽不算精彩,总也算是给后来人留下了一点东西。

这一年,经历了几个阶段的痛苦,从疑惑到不解到接受到熟练使用,总结来看,无论一个工具、一套理论好与不好,适用才是硬道理。

从年初小团队一下子加了好几个人,大中午的三三两两去“压马路”,我的感觉就是慌,怕说没功夫去了解每一个人,怕说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共同意识受到冲击,天天想方设法的去了解大家,疏通大家,《三国杀》是个好工具,在嬉笑怒骂中去了解每一个人,去了解人和人的不同,去了解在玩一个模拟显示的游戏时不同人的反应。

到了年中迎来了一大波变化,有新的高管加入、有新的团队要去接管,虽然到目前为止依然未能成功接管产品开发团队,不过更有信心了,在更关注人心,更关注人本身的特质以后,很多事情都说的通了,也合理了。只是,思考问题的时候没那么单纯了;也许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只是自己以前不愿意去承认罢了。谁不想有个单纯的环境去学习、工作呢,人和人之间搞那么复杂何必,何苦呢。接下来的几年的一个巨大的课题就是如何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和人猜忌到无以复加的环境里面创造一个“乌托邦”,即便不是乌托邦,也把环境搞的简单点,复杂的事情就让我去做吧。
当看穿了事物的本质的时候,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了,与人交往的态度不同了,从什么都不想说,不能说,到满嘴跑火车只是一瞬间的事儿,俺突破了这道围墙,只是还有心结,不能乱用(说),不能把仅剩的一点点纯洁都卖了(虽然,随时都回卖掉)。

做一件事儿,过多的思考人的事情,带来的后果就是思考变得极其复杂,异常分支极其多,可预见的东西越来越少,结果就是一宿一宿睡不着,我企图去找到一种方法去解决这些问题,找到一种方法解决这一类的事情,可是不能,每个事情,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有些问题要积极应对,有些问题要用拖字诀,有些能说多明就多明,有些要掖着藏着;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感叹做人好累,做主管更累,劳心劳力,而这种苦又是对谁都无法言明,之所以会到年底身体状况如此之差,估摸着也和这样的事儿有关,压力介个东西无处释放是很可怕的,这时候靠自己已经不靠谱了,我需要家庭的温暖,需要家庭给予支持,可我的家呢。

看到好的事情是,今年的状况比去年好多了,好太多了,更多人更了解我了,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得到更多人的理解,亦把我之前一直信奉的东西推广出去了,真好。

这一年要感谢的人太多,感谢公司的同事们,是大家给了我力量,让我继续支撑下去,是大家让我更清楚的认识自己,是大家给了我高速学习的机会。
感谢成功同学几次做司机、感谢步摇协助公司出谋划策、感谢面条同学时时刻刻的惊醒、感谢小明、文弱、二哥给予的支持和鼓励、感谢翼德同学的当头棒喝、感谢凯文排解我的苦闷,感谢周姐的谆谆教诲、最后感谢熊大给予的宽容和教导。

在未来的一年,俺自认为俺已经做到一个合格的部门负责人了,接下来就是做到一个合格的技术总监,多为公司着想着想,多为团队中的兄弟们着想着想,用技术的方式帮助公司拓展业务,帮助团队中的兄弟们成长,帮助大家描绘一条升级路线或协助大家用自己的方式升级。

最后,这一年买了车,从此不受空间限制,可以哪哪都去转转;这一年请兄弟姐妹们来家里玩,我似乎爱上这样的感觉了,也想把所有的同事都邀请到家里来坐坐,玩玩。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