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

经过2011下半年从支付宝出来,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人,也多认识了一些人.从而促使我在2012做出了更大胆的假设,做出了更大的决定,无论是所谓的创业还是现在找到归宿,都是在支付宝里面无法想像的事情.

正是这样的事情触发了我在2012年上半年去上海[创业],跟着一个看似不错的老板,做一个和Alibaba相反方向的电子商务,拉了几个朋友一起搞,有帮手有累赘,也让我体会到在创业这件事情上要不得半点虚假,从最开始的设计到垒码,再到最终完成测试,拿出第一个Demo版,我们用了3个月的时间,其实还可以更快的,我花掉大量精力和累赘吵架,部分精力重构累赘的代码,又花掉部分精力和公司内的其他部门周旋,那时候感觉真心累,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累,无法形容的累,累到完全不想去公司,累到完全不想继续下去了;身体上的累好办,心理上的累也有办法解决,也许是看不到头,看不到方向才让我更累.

最终由于一封邮件,我飞到重庆开启了我下一阶段的人生超越.

在这里还有一个小事情可以说一说,之前在上海的累赘,被我赶走(或者说逼迫走),结果在我背后使了不少小手腕,在我继续带领团队做出Demo版本之后,携老板,令老板把我赶走(^_^),这个事情是在我离开上海这城市1个月后才知道的,回想一下怪不得我在给老板提离职的时候,老板连理都没理我,让我觉得有一丝差异,不过那个时候心思都已飞到重庆去了,也顾不上这些了.

来到重庆,我只记得我要做这个行当<第三方支付>的事情,我喜欢这个事情,我爱这个行当,它让我体会到更多,让我学习更多,让我提高更多.从刚进入公司的满地救火,到之后的去调研合适直接收入囊中的支付系统,再到之后开始招人搞易极付的核心系统,这一切的一切都如数家珍,都是我这一年来的深刻体验.

在易极付,公司对我的要求不一样,给我的权限不一样,我的心态也从一年前的小组长往现在的职位过渡,初入易极付还不是现在的状况,要感谢这一路走来周姐对我的悉心呵护,感谢公司各位大佬对我的信任,感谢团队同学的支持(特别是肖时徳这狗日的,跟着我从麦包包到上海,再到重庆).俺再不敢乱下决定了,俺对不起自己事小,对不起这票跟着我干的兄弟们事大.自己的心态也从一开始的万事较真,招招见血到现在对人用平和的心态,对事依然强硬,但态度有所缓和.

我不喜欢对讲话掖掖藏藏,特别是说别人的坏话的时候,一定会当面讲,让他明明白白的知道我对他的看法是什么,我看到的问题是什么,在我看来说话的时候说一半藏一半反而是害他,当然有些人只喜欢,只能听好话,那么咱现在也认了,以后只说好话,实在找不出好话那咱就不说话,或者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好了吧….

从外部来看,也经历了从质疑–>打击–>心有不甘–>逐步认可.

其实任何一个新来者都会遇到这样的状况(更何况还是空降),也就是我这个人的问题,从一来的时候就气场足够强大,逼迫这他人非要从质疑到来打击我,打击我还不是正面挑战,总是从背后戳我.

告诫你们一句,这样戳我没效果的,我也提高不了,你想要达到的目的也达到不了,需要我改变的您直说,您需要的资源也请直说.

奉劝你们一句,现在俺还没有足够的权限,或者说俺还由于某些原因不对你们开刀,你们还一如既往,能蒙就蒙,能混就混,对不起,俺不好蒙,在俺这儿也不太好混.

在所有美丽的事情背后都有一些不美丽甚至丑陋的东西,这个东西一直困扰我好久好久了,一个天才,什么是天才,1%的天分+99%的努力.您有努力么?请擦亮双眼.看人这玩意,特别是不一样的角度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真实,就有人想给你看你喜欢看的那一面,您就信了?中文是个有意思的语言,一句话10个字,中间拿掉几个字意思完全不一样了或者把几个字的顺序颠倒一下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有人就擅长玩这个小把戏,在我看来太初级,我能做的就只有控制:尽可能的不要出问题;帮助:尽可能的少出问题.我没招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也不领情,我也无所谓了,还是那句话,我现在是给自己干呢,我自己受着,等到我受不了的时候再说吧.


说说展望吧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更加完善我对于管理的认识,更进一步提高我的心智,多看多听,少说,少讲.听唐涛的话:少做一线的事情.

希望父母身体健康,这个不孝子还要再拼几年才能回到你们身边.

希望和牙牙老婆共同孕育我们的宝宝.


题图:典型的重构场景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